不要与“风车”战斗

类别:人生感悟 | 发布时间:2016-01-06 | 人气值:599

近二十年前,我学英语时曾读过一篇课文“the battle of the windmills”,选自西班牙作家塞万提斯着名小说《堂吉诃德》第八章。主人公堂吉诃德迷恋于中世纪的骑士小说,沉湎于病态的幻想之中,以游侠骑士的面目出现,主持正义,维护真理,锄强扶弱,除暴安良,目标是改造不合理的社会,实现民主、自由和平等。他把磨房转动的风车误认为是邪恶强暴、三头六臂的巨人,纵马举矛与之战斗,结果矛断人伤。侍从桑乔几次告诉他不是巨人,他都不听,直到人都摔伤了,还说是魔法师把巨人变成了风车。

不久前与文友闲谈,提到堂吉诃德与风车战斗,便将小说全文又看了一遍。或许人的阅历不同了,再读就生出许多感叹,倍觉《堂吉诃德》寓意深刻,难怪狄更斯、福楼拜、托尔斯泰等称塞万提斯为“现代小说之父”。

现实生活中,人们常把脱离实际、沉湎幻想的人嘲笑为“堂吉诃德”。我认为还有不少另一类“堂吉诃德”,为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和最终目标,却选错了战斗对象,正与自认为是“巨人”其实是“风车”进行激烈的战斗,只不过各人心中的“巨人”目标有着不同含意。

无疑,人总想要有也应该要有一番作为,干一番事业,正如堂吉诃德要成为游侠骑士一样。但都面临一个问题,就是如何去认识、选择和实现。在讲求物质利益的社会里,在很多时候和很大程度上,就是如何认识和处理名利地位。古人曾讲:“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据说乾隆皇帝当年巡察江南时,看到江面上千帆竞渡,不禁问左右:“江上熙来攘往者为何?”旁边的大学士纪晓岚随口答到:“无非为名利二字。”现实中的名利总是与地位紧密相联,追逐名利必要追逐地位。因此,许多人认为人的本质真谛、价值体现和终极目标就是追逐名利地位,并为之竭力“战斗”。

我之所以把拼命追逐名利地位的人,视同堂吉诃德把“风车”作为“巨人”一样,是认为这不是人的本质真谛、价值体现和终极目标。即使是一个从政的人,也不要拼命追求位置的上升。我曾在某篇文章中读过一段话,大意是一个真正的政治家追求的是他的政治理念的实现而不是位置的上升,若一味追求位置的上升,那只是一个政客而不是政治家。

一个拼命追求名利地位的人,其“战斗”比堂吉诃德与风战斗要激烈艰苦得多。堂骑士与风车战斗,武器单一,场面简单,时间不长,受伤后虽说还认为是巨人但还是让侍从扶上马走了。拼命追求名利地位的战斗,所用武器,传统的、现代的,什么都得使上;场面复杂,有形的、无形的,很多时候“战场”就在自己的内心,虽不见刀光剑影,虽不闻枪响炮呜,但里面翻江倒海、地动山摇;时间也很长,有的“好战者”是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直至持续终生。

堂吉诃德怀着良好愿望,与风车战斗,给人留下了荒唐可笑的形象。现今的人把名利地位摆在至高位置,视过眼云烟为永恒存在,愿望不算良好,结果更是不妙。庄子曾说,人要“不以物累”,不应“心为形役”。人的一生很短暂,真可谓弹指一挥、惊鸿一瞥。当皱纹爬上眼角、白发摆上头顶的时候,还在与“风车”战斗,被“战争”所蹂躏,失去了净洁的人格和实在的人生,甚至弄得名声狼藉、付出性命,实是一种悲哀。

小说中的堂吉诃德只要不谈骑士,是位头脑清醒、学识渊博的智者,对社会、政治、文学、艺术等都有远见卓识;但一提到骑士,便进入了糊涂和疯癫状态。我们有些人也是这样,只要不提名利地位,也还正常;一旦涉及名利地位,便立马成了“斗士”,与“风车”开战。不是吗?有时候我们是一边念着“淡泊、超脱”,一边又举着“长矛”与“风车”开战了。人啊,人!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