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奇侠-宿命-轮回-寻仙

类别:伤感短句 | 发布时间:2015-12-08 | 人气值:599

夜里,醉梦笙歌,敬往事一杯酒,从此不回头。睡眼迷离中,忽然想起那些年有关仙剑的故事。

十年仙剑,却早已不止十年,恍惚间,仙剑的岁月,在青春的过往悄然开满一墙栀子花,丛中绽放的,满是过往的笑靥。枝桠间,抖落满地的暗香,掩盖曾经的影影绰绰。往事岁月永隔参商,心中的窗棂,却在蓦然回首中,写满了仙剑的岁月。

睡梦中,在季节的深处,耳畔忽然想起那一曲回梦游仙,经久不绝,携带着难以诉说的故事,就那样击中一个人的灵魂。

仙剑,仙剑,依稀记得当初那个为仙剑痴狂的少年,嘴角细声叨念......

那段光年,开满了昆仑花。

----仙剑奇侠传一宿命----

上古神族的后裔,女娲的后人,在永恒的岁月间,无言守望者大地众生。

她们,既是人族,又是神族,人与神的结合,变成了半神。

拥有半神级的力量,上古女娲,从此将守护人间生灵的使命交给了她的后裔。神灵之躯,固有怜悯苍生、母仪天下的博爱,注定要经历着舍弃小爱、大彻大悟的觉醒。

半神,半神,即然是神,又岂能不护佑苍生?正如青儿,正如灵儿。

经年彻悟,几番风雨,当青儿终于放下执念回到南诏国时,她的心已然斩断情丝,坚定的眼神中,唯存大爱。

从此,万物苍生,有了希望的图腾。

当拜月教主召唤具有不死之身的水魔兽之时,当灭世洪水訇然降临大地,当黑色乌云笼罩着森罗万象,大地之母,再一次为她的子民驱散了阴霾。她,毅然化身成为了女娲,向着不死之身的水魔兽,举起了天蛇杖。

最终,却因无法杀死与拜月教主合体的水魔兽,青儿,这位伟大的女娲后裔,以神灵之躯结下封印,纵身一跃,跳进了潭中,化成了一尊凛然铮骨的雕像,矗立在大地之巅。

“再见了,灵儿。”她最后看了一眼灵儿远去的方向,低声呢喃,眼神中带着决绝,从此,永隔参商,她成了南诏国一个美丽的传说。

十年,十年,十年时间,一切,似又上演着相似的一幕。

“明夕何夕,君已陌路。”十年后,灵儿,也踏上了女娲之路,母仪天下。因为,这是宿命。即便最终她的逍遥哥哥回想起与她的过往,一切,已经不重要了,她早已知道,逍遥哥哥是爱她的。只是,这一次,世间的情况更为惨烈。

五灵珠的力量助拜月教主打开上代女娲的封印,他,要卷土重来。当一切来临,灵儿早已没有选择,只是像当年她的母亲一样,化身女娲,将众生挡在了身后。最终,借助比翼鸟感化一切的力量,她击碎了水魔兽的内丹,却也陨落在了大地。

夕阳的余光下只有缠绕着发带的天蛇杖落下,留下的还有灵儿对人间的无限眷恋......

灾劫过后的大地,寂静得只听见花落的声音,依稀还回荡着灵儿的那句话,

“明夕何夕,君已陌路”......

宿命,宿命,即便是神,也只能依天命而行。

这,是身为半神的荣耀,却也是身为半神的悲哀。

----仙剑奇侠传三轮回----

是非真假一座桥,轮回几多,一人少。

是谁,在当年的神将飞蓬被剔去神格、贬落凡间之时,悄然在凡间投下一果,遁入轮回。今日之因,必有明日之果;而今日之果,亦起于昔日之因。夕瑶放不下心中执念,用一枚自己千年守护的圣果去为她完成心中未了的心愿,从此,这枚圣果有了心,那是她的一滴泪。那滴泪,带走了她的心,她在百花丛中,陷入了沉睡。然而,她却不知道,循入了轮回,凡间雪见,却不可能是她,也不再有她的心灵。轮回造化,经历忘川,迈过无间,一切,在倏然间悄然变得面目全非。故人相见,却没有故人的情怀。

千年岁月惊鸿逝去,她再次见到他,却想不到,会是这样的光景。

她就这样站在百花丛中,看着她和他,那个仍然能够看到飞蓬影子他。只是,这个曾经身为神将的他,再也找不到当年飞蓬的感觉。莫名其妙的陌生感,看着面前也不可能是她的她,夕瑶终于顿悟。轮回,轮回,一世一世,轮转的,却再也不是当年的人和事。他不过是飞蓬的影子,而她,也不过是当年投入凡间的一枚圣果。

许多事情,都是当初的天真,造就了今日的顿悟。是非真假一座桥,轮回几多,一人少......

她终于释怀,终于明白,许多事情,轮回的轮转只会加深痛苦,这一段千年的情恋是该有个了结了。她微笑着,将他托付给了她,从此,她不再是当初的夕瑶,而是一名亘古守护神树的女神,无喜无悲。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世人痴信,轮回断不了真情,却未曾明白,终归是自己的执念太深。

姜国,一个曾经开满向日葵的国度,千年留下的残垣无言见证那一段挚真的兄妹情。出生在帝王之家,本是幸运的,却未曾想,诞生在一个国度的末日。战争充斥着无情,空气中似蕴含着鲜血的味道,铸剑池上插着一把剑,烈火熊熊。记不清战火燃烧了多久,龙葵的心一直在颤抖,她在害怕,害怕失去这个家,更害怕失去她的王兄。曾经的岁月,不受狼烟的熏染,她清楚记得那时她和王兄无忧无虑游玩的潋滟年华。细细回忆,恍如昨日,只是,永远回去不了。冲锋杀敌的号角每天回荡着,当她偶然听到王兄与铸剑方士的谈话,她内心忽然似乎充满了希望,只是,希望中,带着更多的悲伤。她,要为王兄,要为姜国,以身殉剑。

只是最终,王兄也没答应龙葵的要求,眼眸中带着坚决,他是姜国的脊梁。

终有一天,战鼓在都城外响起,四面楚歌,狼烟四起, 那天,她的王兄,出去后,却再也没有回来过,也永远回不来了。城门外,一身盔甲披身,他嘴角似带着微笑,屹立天地间。城破人亡,一切渺渺茫茫,她嘴角叨念着王兄,心中早已明白一切,慢慢地,走上了铸剑台, 纵身一跃。

以身殉剑,她,成了魔剑的剑魂,从此,跳出了轮回。她,准备在这剑中,等待着王兄归来的那一天。

千年寂寞,锁妖塔中,萦绕在她身边的,是一望无际的孤独。千年的等待,千年的誓言,她在等他轮回归来的那一天。

漫长的等待 ,现实也没有让她失望。她的王兄,在轮回中,与她相见。只是,他真的是她的王兄么。不,不是,他只是身上有她王兄的影子罢了,他,终究不是当年姜国舍身与敌军相搏的龙阳。原来,她等待了这么多年的,不过是一个影子。轮回,轮回,几世几回,许多事情,慢慢消失在某个不经意的曾经。她,等待了这么多年,不过是一场当初的遗憾---她没有为王兄投炉铸剑,没有为王兄博爱的姜国尽自己的一份力。

所以,当相似的场景再次降临,当铸剑炉再一次摆再了面前,她,义无反顾地为苍生跳了进去,就像当年一样,只是,这次,是真正的勇气。 一场遗憾,耗尽千年的岁月。龙葵,她,也终于重新跳入了轮回,去了投胎。

从轮回中来,终将从轮回中去,往事悠悠,终将尘归尘,土归土......

一世情缘,太短,女娲的后人,将希望,寄托给了轮回。

一世顾流芳,他与她,却恨相见太晚,郁郁而终;

一世林业平,他为她,死在了乱矛下;

一世徐长卿,终有一天,他觉醒了前两世的记忆,本以为,从此可以长相厮守。他,却最终,选择了蜀山。

三世纠缠,她终于醒悟, 是自己执念太深,轮回,不过是一场相似的轮转。求来求去,得不到的,终将得不到,无论自己花费多么大的牺牲,甚至可以封印自己的孩子来延长寿命。一切,只不过是镜花水月,一场虚幻。爱别离,怨长久,不过是满眼空花,一片虚幻。

只是,三世轮回,难饮忘川。彼此双双放不下深深的眷恋,饮下忘川水,只不过是给彼此看罢了。

轮回流转,世间百态,早已沧桑。

是非真假一座桥,轮回几多,一人少。

----仙剑奇侠传四寻仙----

瑶宫寂寞锁清秋,九天御剑只影游;

不如笑归红尘去,共我飞花携满袖。

仙之一字,不过一人一山;求仙问道,不过修人之道,踏山之巅。

仙神一脉,主宰苍生,怀极致之灵,位众生之巅。

只是,仙,真的似凡间传言,无忧无虑,遨游三界,俯瞰众生?冥冥之中,已有了答案。

云天河,为明父母过往,踏上了寻仙路,当年的毛头小子,在求道上渐行渐远。

韩菱纱,为打破家族短寿的诅咒,为寻求长生仙药,走上了寻仙这条不归路。

柳梦璃,为了认识这个世界, 一脚迈入了寻仙的恩恩怨怨。

慕容紫英,为天下苍生,为斩妖除魔,决心修炼、得道成仙。

从此,寻仙路上,多了四个形影相伴的身影。他们一路结伴,拜入了琼华派,却未曾想到,等待他们的,是一场梦魇。琼华派历代为获取强大灵力,不惜铸造双剑,以人身作为宿主,在卷云台结下剑网,拦住 自称所谓的妖界。从此,一场恩怨就此展开。

为求仙而屠戮生灵,又岂是仙神之道?琼华一派,早已忘却寻仙初衷,修仙却修成心魔。当最终以双剑的力量将琼华派飞升至昆仑天光处,九天玄女的一句神谕,将凡间极恶打入东海。历代寻仙之果,不过是一场千年的囚禁,琼华寻仙, 终究不过是人心成魔的苦果。

”欲求仙道,先修人道;不明是非,何以为仙?“

”善恶行至,本无妖界人界之分,妖不为恶,为何杀之?琼华派起于贪念,屠戮幻瞑界,与邪魔何异?“

”琼华派人心成魔,妄想升仙。“

修仙,修仙,当执念太深,便心魔深种,修成妖魔。 修仙,修仙,即便真的修炼成仙,等待的也不过是亘古的寂寞罢了。

一如九天玄女所言,”凡人无识,但觉自己命如草芥、神明高高在上,却不知天道有常,即便是神,也只能依天命而行。”

云天河最终看清琼华种种,从最初的修仙,变成了对抗天命。琼华派被九天玄女打落昆仑,天火焚烧,陨落大地,却殃及山下百姓,涂炭生灵。他义无反顾选择了对抗天道,向着陨落的琼华派,开启了后裔神弓,即便琼华派覆灭的那一刻爆发出的强光让他从此失明,即便此后要长眠百年。“我命由我不由天。”

梦璃修仙,她最终发现,自己却是妖界少主,而自己所拜的琼华派却是祸害自己家族的宿敌。她,选择了离去,回到了妖界,她,誓与妖界共存亡。

菱纱修仙,最终寻求仙药无果,得知家族诅咒不过是历代盗墓导致的亡灵之怨,一切,无法逆转。长生不老,遥遥无期。

慕容紫英,一心求道,在妖界与琼华派抗衡之时,幡然醒悟。琼华派涂炭生灵,与邪魔何异,寻仙初衷,早已扭曲。他选择了背叛琼华派,对着惜时故人,挥剑相向......

杳杳寻仙路,渺渺茫茫,人心所向,却诞生妖魔。寻来寻去,不过一场空梦,累了心神,也废了形体。正如玄霄,正如夙瑶,琼华派种种,肆意妄为,却不知自己,也只是天地的蝼蚁。业障成莲,终受天火焚烧、陨落大地之苦。

这世上,最可怕的,不是妖魔,而是人心。

瑶宫寂寞锁清秋,九天御剑只影游;

不如笑归红尘去,共我飞花携满袖。

“紫英,这些年来,你,过得好吗?”

“无所谓好或不好,人生不过一场虚空大梦,韶华白首,不过转瞬,唯有天道恒在,往复循环,不曾更改....."

你可能感兴趣的